<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要聞  >  油企“捕碳換油”只是“看上去很美”?
      油企“捕碳換油”只是“看上去很美”?
      發布日期: 2021/7/21 9:00:50

      來源:中國能源報

      在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國內油氣企業低碳轉型步伐加快,積極開展碳減排關鍵技術研發和創新。除了提高能源利用率和開發清潔可再生能源外,油企變換角色當“捕手”,積極布局CCUS(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業務。

      目前,中石化已開啟我國首個百萬噸級CCUS項目建設——齊魯石化-勝利油田CCUS項目;中海油攜手中國華能集團,就CCUS前沿技術等領域務實合作;中石油主導的新疆CCUS中心成為油氣行業氣候倡議組織(OGCI)在全球部署的首批5個CCUS產業促進中心之一。

      “因具有減少整體減排成本、增加實現溫室氣體減排靈活性的潛力,CCUS不僅是當前碳減排的主要途徑之一,也是2060年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重要兜底技術。”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教授彭勃說,“但目前該技術還存在技術單元多、路線長、成本高等局限,亟待更多政策支持和技術研發與優化。”

      降碳與上產一舉兩得

      油企每項生產經營活動都會產生二氧化碳,因此,要實現減碳目標,必須將排放出的二氧化碳抵消,實現綠色生產。

      為應對能源轉型對石油行業的沖擊,適應綠色低碳發展的潮流,國際石油公司都在探索現有業務的低碳轉型,重視并發展碳捕集與封存等相關技術,尤其注重創造規模經濟和降低成本。目前全球有26個CCS/CCUS項目在運營,二氧化碳捕集及埋存能力達4300萬噸/年,有近20個項目在建。

      國內油企在尋找新的發力點,為實現減碳目標做貢獻的同時,還面臨著增儲上產、保障能源安全的雙重壓力。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提供的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油氣對外依存度分別達73.5%和42.0%,新增探明油氣地質儲量降至近10年來最低點,增儲上產保障能源安全仍是首要任務。

      降碳與上產是否相悖?“碳中和給油企帶來巨大壓力和挑戰,但也為傳統能源公司帶來了新的增長機遇。”彭勃說。

      彭勃指出,CCUS技術中的二氧化碳驅油技術,將成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加速器”,也將實現采油過程中對二氧化碳利用與封存的一體化處理。

      根據國家重大基礎研究等項目評估,中國約有130億噸原油地質儲量適合二氧化碳驅油,可提高采收率15%,增加石油可采儲量19.2億噸,同時可封存約47-55億噸二氧化碳。CCUS不僅有利于提升油氣產業的經濟效益,更有助于緩解石油對外依存度不斷上升所帶來的能源安全挑戰。

      “目前國內新發現油藏田多為低滲透油藏,這種油藏很難開發,油田沉睡在細密的巖石里,‘注不進水、采不出油’。二氧化碳的特殊性質恰好非常適合低滲透油藏開發,是將難動用儲量變為優質儲量的‘鑰匙’,可提高油田采收率10%至20%。”彭勃指出。

      項目不少但規模有限

      CCUS是油氣行業綠色低碳轉型的重要突破口,油企從煉廠或自備電廠獲得二氧化碳,并運用到上游油田開發,在其系統內就可“自行消化”。

      近十年來,相關部門不斷加大CCUS技術發展的支持力度,先后設立了兩期國家973項目、863項目和三期國家科技重大專項項目,其中二氧化碳驅油技術已多有應用。

      例如,勝利油田在5個區塊開展技術應用,累計注入二氧化碳36萬噸,封存33萬噸,封存率達92%。目前,勝利油田適合二氧化碳驅油的低滲透油層儲量達9.12億噸,僅按10%的提采率來算,可實現增采9000萬噸,封存二氧化碳1.5億噸。

      吉林油田則計劃“十四五”末驅油產量達到50萬噸以上。目前,吉林油田已相繼建成原始油藏、中高含水油藏、高含水小井距、水敏油藏、工業化應用5個二氧化碳驅油與埋存示范區,已累計埋存二氧化碳142萬噸,增產原油13.1萬噸。

      但相對于水驅油和聚合物驅油技術,目前使用二氧化碳驅油的企業并不多,規模十分有限。

      彭勃指出,在減碳目標下,低碳轉型成為企業必須踐行的行動,在此背景下,在“貴還是生存”之間如何選擇,對于油企來說并不困難。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預計,未來CCUS技術會出現巨大進步,深度脫碳將在2045-2050年左右開始,基于前期的技術積累和創新,屆時CCUS的單位減排成本可以大幅度下降。

      “兜底”技術仍待升級

      即使在捕集、運輸、利用和埋存等環節均有較為成熟的技術可以借鑒,但CCUS仍是一項新興產業,就整個產業鏈而言,目前還處在研發和示范階段。高成本和機制缺失是CCUS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也直接限制了二氧化碳驅油技術的應用規模。

      在現有技術條件下,碳捕集利用與封存將額外增加140-600元/噸的二氧化碳減排運行成本。 "目前條件下,不同行業之間的成本分攤規則并不明朗。CCUS整個產業鏈條中,各產業環節間的減排責任、權利與義務需進一步梳理與明確,CCUS的成本的分擔、減排效益的分享機制需要政府引導、市場調節。" 彭勃說。

      目前,美國出臺的45Q條款最終法規(碳捕獲與封存稅收優惠政策)是針對碳捕獲與封存的一項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該政策從捕集端給予補貼,即按照捕獲與封存的碳氧化物數量計算一個抵免額,允許納稅人從企業所得稅應納稅額中進行抵免。但我國還沒有類似統一的標準和規范。”彭勃說。

      另一方面,雖然二氧化碳驅油是目前比較好的CCUS用途,但驅油所用二氧化碳仍會有2/3回到地表,重新釋放到空氣中,CCUS技術仍需升級。

      業內人士建議,國內油企可優先為捕集的二氧化碳提供市場并完善其運輸、使用與封存的基礎設施,包括油田提高采收率和地質封存所必須的二氧化碳輸送管道等基礎設施,以推動CCUS大規模示范和優化。此外,應在盆地邊緣靠近二氧化碳“源”和“匯”的重點區域開發全鏈條CCUS集群,對先行實施部署、具有戰略性能源安全和氣候效益的項目給予獎勵。

      首頁關于展會展會新聞行業新聞展會服務下載中心聯系我們
      • 電話:010-88393520-824 13801092459
      • 傳真:010-88393520
      •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9號,1號樓(B座)2單元5-503
      • 電子郵件:jiachunkai@cgmia.org.cn
      • 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權所有: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      京ICP備05039447號-3      技術支持:環保在線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微信二維碼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601號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

      <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