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要聞  >  煤化工“十四五”:再建,還是再見?
      煤化工“十四五”:再建,還是再見?
      發布日期: 2021/6/15 8:28:02

      中國化工文聯常務理事、中國化工作協副主席丨陳丹江

      2021年是我國“十四五”開局之年。但開年以來,一些煤炭大省政策突然趨嚴趨緊,導致現有的煤化工項目壓力極大。煤炭供應難以保障、能耗控制更加嚴格,而且征收碳稅為時不遠,企業被迫限產減產。有的企業考慮退出,前景令人堪憂。在這種形勢下,不少企業為“十四五”期間要不要上馬現代煤化工項目舉棋不定:再建,還是再見?

      筆者認為,其實這個決心并不難下。

      首先,眼下正在推行的能耗雙控政策對煤化工極具殺傷力。所謂能耗雙控,是指對能源總量和強度實行雙控制。筆者理解,能耗雙控其實就是碳中和的序曲和前奏。以內蒙古自治區為例。由于“十三五”時期內蒙古能耗總量、單位GDP能耗強度控制目標均未完成,為確保“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的完成,從2021年開始,內蒙古全面推行嚴格的能耗預算管理,實行能耗總量預算平衡,強化能耗強度管理。在國務院尚未正式下達“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前提下,內蒙古自治區就先行確定2021年全區能耗雙控目標為單位GDP能耗下降3%,能耗增量控制在500萬噸標煤左右,能耗總量增速控制在1.9%左右,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等價值)下降4%以上。也就是說,內蒙古2021年煤炭總量只允許在2020年的基礎上新增區區500萬噸標煤。對內蒙古當地眾多的煤化工項目來說,這點增量好比杯水車薪,“計劃內”企業用煤需求都難以保障,更別說滿足新項目了。當地一家煤制烯烴企業3月份接到當地政府下達的月度25.5萬噸標煤能耗總量的新用煤指標,這個指標只能保證該企業70%的用煤需求。企業向地方政府申請的4~6月每月32萬噸標煤的能耗指標至今尚未批復。由于煤炭無保障,原本就虧損的企業更是雪上加霜。還有一家當地大型煤化工企業由于煤炭無保障,已做出停產退出的打算。據筆者了解,類似的情況幾乎每一家煤化工企業都在面臨。

      其次,未來碳達峰和碳中和對煤化工影響更甚更久。眼下的處境還只是受到能耗雙控政策的輕輕一擊,不少煤化工企業就打個趔趄,更大的碳達峰、碳中和政策風暴還遠未到來呢。試想一下,一個大型煤化工項目投資動輒上百億甚至幾百億元,項目投產后要收回成本,短則10多年,長則需要數十年,項目的生命周期至少應該在30年以上。這么長的時間內,在碳中和的進程中,政策的變化會很大,企業能否經得起沖擊,還真不好說。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到目前為止,我國近年來建成投產的大型現代煤化工項目還沒有聽說哪一家收回了成本??赡苡械钠髽I會說,項目上馬時地方政府有承諾條件。但筆者想說的是,此一時,彼一時,看看現在已經投產的這些大型煤化工項目,上馬時哪一個沒有得到地方政府的承諾?當國家層面的大政策改變時,地方政策必然隨之改變,過往的承諾自然難以兌現??纯催^去多年來煤化工政策過山車一樣的變化,不少企業已經嘗到了苦頭。設想一下,“十四五”規劃的大型煤化工項目,到2030年碳達峰時,應該是項目剛剛建成出力的時候。如果那時遭遇煤炭保障不足,或更嚴的環保制約,企業的命運可想而知。而2030年碳達峰只是國家層面的統一時間,從目前的形勢判斷,一些煤炭大省的碳達峰時間極有可能提前。在能耗雙控和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早已投產的老項目都難以自保,現在上馬新項目不是自跳火坑嗎?

      最后,煤化工還有來自國際油價變化等市場方面的壓力。如果說從“十一五”到“十三五”,現代煤化工展現在人們眼前的還是一片光明前景,那么今天看到的情景不能不讓大家有所動搖和懷疑。隨著油價波動,加之疫情的影響,2020年煤化工產業可謂哀鴻遍野。不少企業因成本倒掛陷入虧損的泥潭難以自拔,對當初涉足現代煤化工后悔不迭。在一些企業看來,當年編制的5年規劃美好藍圖,今天卻變成了企業難以承受之痛。2021年以來,隨著國際油價回暖,一些煤化工企業的狀況有所好轉,但在全球能源轉型的大背影下,這個回暖顯然并不代表趨勢。別說是今后,就是今天發展起來的煤化工項目,大都是“十一五”到“十三五”時期的規劃項目,當時人們對國際油價的預測是不斷走高,未來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段絕對是現代煤化工發展的黃金時期,結果呢?都知道影響現代煤化工產業的兩大市場變量是油價和煤價。當年編制現代煤化工項目依據最核心的因素是高油價和低煤價,如今偏偏發生了倒置,變成了低油價和高煤價。誰還能相信今后這個關系會倒過來?

      綜上所述,基于政策和市場兩大因素的變化,從“十四五”乃至更長一點的時間軸來看,煤制燃料路徑的現代煤化工項目將逐步告別歷史舞臺,和市場說再見。而煤制化學品路徑的項目,只有在逐步解決了碳排放的前提下,沿著高端產業鏈布局,才有一定的勝算。所以,筆者的觀點是,今后新項目和大項目不宜再上。再上,就是冒險豪賭了。

      首頁關于展會展會新聞行業新聞展會服務下載中心聯系我們
      • 電話:010-88393520-824 13801092459
      • 傳真:010-88393520
      •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9號,1號樓(B座)2單元5-503
      • 電子郵件:jiachunkai@cgmia.org.cn
      • 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權所有: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      京ICP備05039447號-3      技術支持:環保在線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微信二維碼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601號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

      <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