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要聞  >  李毅中:要防止“煤制氫”一哄而起 盲目發展
      李毅中:要防止“煤制氫”一哄而起 盲目發展
      發布日期: 2020/1/15 14:27:11

      來源:經濟觀察報

            近日,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李毅中在2020中國綠色經濟年會上表示,在目前技術條件下,要防止煤制氫、油制氫一哄而起,盲目發展,造成生態破壞、氣侯變暖的新風險。

        他說,目前中國氫燃料電池產業雖然興起,發展起來,化石能源制氫技術成熟,但路徑并不可取,對于氫從哪里來的研究不夠。氫大多以煤水合氣化為主,產生1公斤氫要伴生11公斤左右的二氧化碳。如果像有些專家講的搞煤制氫、油制氫,把氫氣作為目標產品生產,造成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331.4億噸,比上年增長了1.7%,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絕對量還在上漲,而中國排放已達100億噸,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比上年增長了2%以上。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強度在下降,2018年比2015年下降了約45.8%。

        “但是絕對量在上升。感覺形勢逼人。”李毅中說。

        應建立法規標準

        記者了解到,氫能具有安全、高效、可再生、清潔、低碳等特點,發展氫能可豐富綠色低碳能源體系,推動化石能源清潔轉化和替代,尤其是中國“富煤貧油少氣”資源能源現狀仍未改變,煤炭氣化制氫、可再生能源制氫前景廣闊,其中前者備受青睞,最具經濟性。

        目前,氫氣的應用場景較為廣泛,在石化領域是用量最大的化工原料之一,可用于合成氨、合成甲醇、石油煉制等,新能源汽車蓄勢待發,對氫燃料需求穩步提升,不過,用氫缺口也逐漸加大。

        業界專家指出,中國在煤炭氣化制氫方面,具有原料豐富易得、成本較低以及技術成熟、產量高的優勢和特點。目前,天然氣制氫成本約為2元/立方米,而煤制氫成本僅0.8元/立方米左右,每年煤制氫產量達千萬噸級,可支持規?;瘧?。

        不過,煤制氫仍面臨著儲運、環保和安全的難題待解。尤其是環保方面,煤制氫面臨碳排放處理的問題,盡管已有配套技術方案解決,但成本太高,這是制約煤制氫發展的一大瓶頸,如果不解決碳排放的問題,很可能會受限。

        世界能源理事會將此伴有大量二氧化碳排放的氫稱為“灰氫”,把二氧化碳通過捕集、埋存、利用,避免大量排放的氫,稱為“藍氫”。

        近幾年,國家出臺了《能源技術革命創新行動計劃(2016-2030年)》等規劃政策,其中都涉及氫能,但專門針對氫能發展的政策標準尚未出臺,缺乏進一步往下落實的配套政策,而煤質氫方面更缺乏細致的環保標準及規定。

        李毅中說:“我們向全世界做了二氧化碳減排的承諾,但不客氣的講落實的還不夠,建議國家對煤化工用水,二氧化碳排放建立法規標準,排多少可以、排多少不行?將來碳稅收不收?耗水多少可以?需要降多少?達不到會如何?現在還沒有法規標準和指標。建議相關部委予以考慮。”

        他同時指出,在進行燃料電池攻關時要關注氫氣的來源,尋求環保經濟可靠的制備途徑,而核能制氫、太陽能制氫、生物制氫還在研究階段,距離真正產業化有很長的路要走。

        628家?;て髽I已完成搬遷,占比53.4%

        李毅中表示,當前工業節能減排、綠色發展形勢總體向好,綠色制造體系建設穩步推進,涌現了一大批綠色工廠、綠色園區和綠色供應鏈管理示范企業,但長期積淀的問題并沒有根除,工業仍是主要的能耗大戶和主要的污染源,工業綠色低碳轉型任重道遠。

        近幾年,國家堅決淘汰落后產能,加快推進企業特別是重化工污染企業的技術升級改造,依法依規倒逼小鋼鐵、小煤礦、小礦山、小水泥、小化工、小煉油、小造紙等轉型或退出。

        “不是說廠子小就要關,而且它違法違規,浪費資源,污染環境,事故多發,長期不達標,落后產能必須關掉。但是關一個小的比建一個大的產能還要難。”李毅中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精準治污、科學治污、依法治污,在執行過程中要防止簡單粗暴,要給企業留出時間和空間,給予技術指導和支撐。

        而對于那些?;飞a企業,也正在經歷著一次大規模的搬遷改造。

        2017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要求到2025年,城鎮人口密集區現有不符合安全和衛生防護距離要求的?;飞a企業就地改造達標、搬進規范的化工園區或關閉退出。其中,中小企業和存在重大風險隱患的大型企業2018年底前全部啟動搬遷改造,2020年底前完成。其他大型企業和特大型企業2020年底前全部啟動搬遷改造,2025年底前完成。

        根據官方數據,全國初步確定的需要搬遷改造的企業共1176家,其中異地搬遷479家,就地改造360家,關閉退出337家。

        李毅中向記者透露,全國?;飞a企業從江蘇響水事故后,工信部按國務院指示進行了梳理,全國?;飞a企業需搬遷和改造的就有1176家,名單很細致。這些企業多數集中在長江、黃河流域。截止2019年11月底,已完成搬遷改造628家,占比53.4%。也就是說,還有一半2020年底要全部完成。

        “化工行業是典型的高危和高排放行業,近年來化工事故多發,傷亡慘痛,觸目驚心。我統計了一下,2018年全國化工企業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事故13起,十幾年來沒有過的,2019年11起,都造成了污染。”他說。

        2019年4月,工信部召開了推進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改造專項工作組首次會議,工信部要求扎實推進?;飞a企業搬遷改造,做好加大重點地區和重難點項目協調、加強搬遷改造工作中的安全環保管理等六方面工作。

        不過,大規模搬遷改造資金壓力大、園區接納能力有限等仍是?;髽I面臨的現實問題。

        “這個任務可夠重的,化工企業搬遷首先是錢的問題,得花多少錢?企業沒那么多錢,國家拿了100億,也是杯水車薪;其次是就業問題;此外,還將影響當地當年GDP的問題,一系列問題。但是一定要下這個決心。”李毅中說。

        在他看來,保障企業安全環保運營,根本措施是要靠科技和管理,靠人員素質和責任心,而非簡單的砍掉多少企業、多少園區,更不是取消哪個行業。不能簡單行事,要分門別類,采取多種方式,推動化工企業規?;?、園區化、專業化、綠色化、高端化、智能化,實現綠色清潔安全生產。特別是重化工企業,在新一輪技術改造中要基于以往成功經驗,突出“綠色、低碳、智能”,嚴格按國家標準,全面治理,做到優質高效、本質安全、凈零排放、綠色智能。

      首頁關于展會展會新聞行業新聞展會服務下載中心聯系我們
      • 電話:010-88393520-824 13801092459
      • 傳真:010-88393520
      •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9號,1號樓(B座)2單元5-503
      • 電子郵件:jiachunkai@cgmia.org.cn
      • 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權所有: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      京ICP備05039447號-3      技術支持:環保在線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微信二維碼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601號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

      <address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 id="xthl9"></menuitem></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xthl9"><nobr id="xthl9"></nobr></address>